Loner

低产垃圾文手 别fo

【底特律/副本】Come and Be Alone With Me 02

底特律和副本的crossover

cp是Takeshi Kovacs/Connor(RK800-51)

清水向 初中生文笔 可能OOC

01

03


2038年11月15日 上午8:00

Connor站在乌鸦旅馆门口,使用硬币完成灵敏度校准的最后一步,整了整领带踏进旅馆。吧台后一个有着小胡子中年男性外貌的AI,礼节性地对Connor笑了笑,“我们还没有互相介绍过,我是Poe,这个AI旅馆的拥有者。”“你好,Poe。我是Connor,我是来找Mr.Kovacs的。”

话音刚落,电梯门自动开启,Kovacs看了一眼Connor后走出电梯,“很准时嘛,T-800*终结者。我们要先去一趟警察局看看有没有Bancroft的监控录像。”

Connor脸上带了些困惑的神色,歪着头向对方解释,“Mr.Kovacs,我的型号是RK800,模控生命并没有制造过T-800型号的仿生人。哦,还有,昨天我已经从警局资料库中下载了监考录像,整理出所有Mr.Bancroft出现的地方,模拟了他当天的行程。需要我现在上传到你的目镜中吗?”

Kovacs无奈地挑了挑眉懒得解释自己的冷笑话,听完后颇为惊讶于Connor的主动和高效率,“……好,当然了现在就传过来吧。还有,直接叫我Kovacs就好。”

Kovacs坐在自己房间的沙发里,把脚搭在沙发凳上仰视着天花板,右眼中的目镜同时播放着Bancroft失去记忆的24小时中一天的行程。去大阪收购企业,走出来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。再次现身是在一个地下斗场,观看两个活人战斗到肉体死亡。Kovacs抬手揉了揉眉心,偏头看向规规矩矩坐在身旁的Connor,“看来也就只有无条件服从的仿生人,愿意为这种道貌岸然的混蛋玛士效命。你认为呢?”

Connor丝毫没有在意Kovacs看似漫不经心的审问:“严格来说我没有为Mr.Bancroft效命,直接听从来自模控生命的命令。所以,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。”仿生人额角的LED一直是平静的蓝色,带着旁人看来略显无辜的表情回答Kovacs。

此时前星际战士在心中给自己翻了一个白眼,他一定是昨晚飞叶子太多了才会无聊到审问一个没有情感的仿生人。
抛开乱七八糟的想法之后,Kovacs盯着一段监控视频反复播放。Bancroft拐进一段潮湿而泥泞的小巷后,监控画面上就失去了他的身影。天杀的,我忽略了什么?
尚未意识到自己把心中想法说出了口,Connor具有标示性的沙哑口音响起,“看,那里”他让画面停止在Bancroft踏进小巷的几秒钟之后,放大了街对面的一块玻璃,上面有一个模糊身影踏入一家店中,“我搜索到Bancroft进入的这家店铺是一家成人娱乐场所,我们应该去那里调查一下。”

Kovacs瞬间就反应过来Connor是对的,明面却没有表示出对他的赞赏,起身拿起外套穿好,走了几步之后回头示意对方跟上,“我不需要你指导我的调查,夏洛克。把地址传给我,我们现在就出发去那里。”

底特律一年中多半有着现在这样阴沉沉的天空,街上行人很多,并且几乎每人身后都跟着服务他们的仿生人,提着大包小包或低着头承受毫无理由的坏脾气。在一家仿生人店铺对面聚集了三三两两的人举着写满抗议的牌子“仿生人抢走了我们的工作”“仿生人是社会的威胁”“我们需要仿生人都被销毁”

Connor跟在Kovacs后面正经过抗议的人群,偏过头打量他们。突然被一个穿着泛旧兜帽衫的男人拦住,“嘿,铁皮人,你在看什么?”这时有人用棒球棍狠狠击中了Connor的后脑,令他失去重心摔倒在地。Kovacs听见吵闹声回头看去,两三步冲到棒球男面前攥住衣领把他提了起来,“你如果想找打,我完全可以在两分钟内让你失去这具肉体”,看了一眼跪在地上连LED都开始变成黄色的Connor,“你该庆幸我今天还有远比揍一个蠢货更重要的事要做。”Kovacs放下棒球男,目光中带着冷意看着这帮人,“让你们失业的罪魁祸首是人类,不是仿生人。一帮蠢货,你们本就该被这个社会淘汰掉。”这群乌合之众不敢反驳气势凶狠的Kovacs,忿忿地分散走了。

Kovacs一把将Connor拉起,仔细检查着对方,“你还好吗?我可不想因为你被打坏而让Bancroft找我麻烦。”
Connor眨了眨眼睛完成自检,LED从黄色过渡到蓝色,稍微勾起嘴角表现出一个礼貌的笑,“我仍然运行良好,模控生命在出厂前加强过我的机体强度。多谢你的关心。”
Kovacs一时语塞,松开了这个自以为是的讨厌鬼,不再理他继续走向目的地。

进入那个悬着霓虹灯管招牌,大堂中有各种穿着暴露的人类和仿生人的店中之后,Kovacs向胖矮个老板展示了Bancroft的照片并摆出前星际战士具有的气势威胁他之后,老板颤巍巍地指了一个隔间。两人走了进去,掀开地毯,发现残留在陈旧木地板的人类血迹。Connor发现了蒸发过的鈦留下的痕迹,指向了店铺后门。两人同时踢开挂着腐朽铁锁的后门,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视野中——Bancroft开始腐朽的脖子上带了个明显的洞的尸体,他的无数克隆义体中的一具,靠在墙根上。在他的头顶上方有着用猩红的血液书写的一句话。

I AM ALIVE

Kovacs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眼,“不,这不可能是人类写的……杀死Bancroft的怎么可能是……?”

“是异常仿生人。”Connor平静地回答道。

评论
热度(7)

© Loner | Powered by LOFTER